祈葉

【喻黃】中秋

希望大家喜歡:D

 

→此篇沒有特定的時間點

→微徐鄭徐〈微微微微〉

→OOC注意

→台灣中秋烤肉不是習俗,算是習慣〈笑〉。傳說是假的別當真喔ww

----------------------------------

 

他們對彼此的信賴,從不曾隨阻礙減少。

謝謝你,總是不畏流言蜚語,將全心全意的信任交諸予我。

 

 

渾圓的月亮高掛空中,就算沒有太陽耀眼,不比星子燦爛,卻沒有景色能勝過今夜月的動人。

 

「翰文快來來來讓本少教你什麼才是真正的喝酒!」黃少天雙手抓起一打啤酒,「碰、碰」兩聲放到桌上。

「君子願賭服輸,12場0勝12敗徐景熙老子今天就跟你拚了!」語畢,金髮少年便拿起酒瓶狂灌。

盧翰文看著黃少天身旁喻文州的笑臉,不禁後悔起當初玩這遊戲的提議。

 

 

「隊長隊長既然今年中秋咱們這幾個隊員不回老家,那來辦個烤肉大會吧好不好好不好?」

喻文州罕見愣了下。

「少天怎麼突然想烤肉?」

「嘿嘿隊長這你就不知道了。中秋節烤肉是台灣的習俗,相傳在月亮與地表成53.13度時將烤肉醬刷上肉片,就能成功召喚秋神哦!」黃少天激動的擺動雙手,跟大家炫耀前幾天在網路上學到的新知識。

當站在一旁的鄭軒聽到喻文州那句溫文儒雅的「既然少天想要,那就來烤肉吧。」時,從沒實踐過的退隊念頭再次浮現。

「那食材就交給鄭軒負責?」藍雨隊長朝他笑。

真是壓力山大。

於是,藍雨第一屆中秋烤肉大會就此確定展開。

 

中秋節當天傍晚,藍雨隊員集合在宿舍前,身旁有著已經架好的烤肉架、一張白色桌子及好幾張座椅。

A、J、Q、K、Joker,五張撲克牌整齊攤在桌上,其餘的牌分成兩堆整齊疊放在旁,而五位青年則嚴肅的圍繞著桌子。

「好的,那就由我來說明遊戲規則。」盧翰文拍了下手,接著指向桌面的卡牌。「為了促進隊員間的交流,烤肉大會開始前將先進行一場遊戲。總共分為兩組,A、J一組,Q、K一組,Joker為裁判。兩組各派一人翻開桌上的牌,數字大的勝利,輸家懲罰一罐啤酒。」

「哦哦哦哦規則這麼簡單啊,好了翰文快開始分組吧我告訴你們本劍聖可是千杯不倒!」憋了好久終於可以講話了,黃少天立刻催促主持少年。

「黃少你別急呀。」盧翰文將撲克牌翻面,收至自己身後洗牌再放回桌上。「開始吧!」

只見藍雨眾人爆手速搶牌,唯獨喻文州慢悠悠的拿起最後一張。

「那我就這張好了。」他笑笑。

「呃隊長你不喜歡那張的話我跟你換吧,我可不像張家樂那傢伙一樣這張牌肯定是張好牌呢,當然隊長那張也一定很好的,隊長運氣那麼好你們說對吧?」黃少天有點擔心的望向藍雨隊長。

「沒關係,我拿這張就好,謝謝少天。」喻文州拍拍黃少天的頭,趁他紅著臉時繼續說到「看來我是Joker呢,呵呵。」

「隊長不愧是隊長果然很強!」黃少天天真燦笑著。

 

於是分組結果出爐,盧翰文A、黃少天J,為一組。鄭軒Q、徐景熙K,為一組。喻文州則為Joker。

 

 

喻文州在黃少天打開第三罐啤酒時,制止了他。

「好了,處罰就到這,我們開始烤肉吧。」

「可是隊長…」徐景熙剛開口,便被鄭軒拉走。

「徐景熙你怎麼敢頂撞隊長,不要命啦。」鄭軒翻了個大白眼,壓力山大。

 

奉隊長之命去買代替酒的飲料的隊員們鋪完肉片出發後,黃少天便開始胡言亂語了。

「隊長你看月亮什麼時候才會到53.13度的位置啊秋神一定美若天仙對吧不知道他願不願意讓我拍張照呢哈哈哈哈哈。」黃少天傻笑著,將頭靠上坐在自己身旁的喻文州肩上。

喻文州看著他微醺的臉龐嘆口氣,拿過對方手中的酒瓶。

「少天你醉了,再喝會傷身。」

黃少天起身咧嘴一笑,拉住喻隊的手。

「沒事的本劍聖可是千杯不倒呢!欸隊長依我的直覺現在月亮肯定是53.13度啊來吧來吧我們來刷烤肉醬。」

鵝黃月光灑下,被風吹散至少年金黃髮絲上,喻文州舉起手,輕輕揉了揉黃少天的頭髮。

少年停下尋找烤肉醬罐的手抬頭望向他,青澀的笑了。

「隊長,我突然想起我們還在訓練營那時,不過才幾年前的事卻覺得離現在好遠好遠好遠。」他抿了抿唇,收起笑容低下頭繼續說到。「對不起啊隊長,明明你剛接任隊長時是最需要大家支持的,而身為最該支持隊長的副隊長我卻......」

喻文州眨了眨眼,伸手將對方拉往自己,輕柔抱住他。

「如果沒有當初,我也無法證明自己的能力。少天別哭,我會心疼的。」

「隊長果然非常非常溫柔呢。」窩在喻文州肩窩的黃少天破涕為笑,用手背將眼淚擦乾。

「少天,我愛你。」

「我也最最最喜歡隊長了!」

 

 

採購完,三人看到宿舍前抱成一團的正副隊長,只好悄悄繞過兩人,躲回宿舍。

唉,一塊烤肉都沒吃到,肚子好餓啊。

【瓶邪】拾壹

瓶邪終於能一起過七夕啦(≧∀≦)  在盜墓結局看到鐵三角再次相聚真的很感動。

這是我非常喜歡的CP,但動筆時卻很煩惱,總是抓不太到角色的性格QAQ..

七夕送上小短篇希望大家喜歡:D

 

→時間點為2015的冬天

→『拾壹』是指第十一年,但文的時間點是2015

→OOC可能有

----------------------------------

但是我希望你知道,如果你需要有一個人陪你走到最後,我是不會拒絕的。

 

 

皚皚白雪輕柔覆上西湖斷橋,彷彿一條高雅白地毯向視線盡頭不斷延伸。

 

我搓了搓手掌,鼓起雙頰呼出一口氣,吹亂面前白雪。轉頭看向穿著深藍大衣的悶油瓶。

「小哥,這杭州西湖四季可都有不同的美景,雪景是相當受人稱讚的。」

「很美。」

我微笑著,走到不遠的長椅旁,拍開上方積雪坐下來並為自己點上菸。

「我跟胖子在福建一個小村子裡各買了間房子,打算春天時搬過去。」

本來想入冬前過去的,無奈店裡有些事還沒處理完,只能延到明年。

我望向悶油瓶淡然的雙眼,其實我並沒有絕對的把握他願意跟我走。

 

 

「天真,你跟小哥講過之後的打算了嗎?」剛買下房子時胖子曾在電話裡問我。

「還沒,還找不到對的時機。」

「你知道,即使小哥不願意你也不能把他五花大綁綁到福建去。再說小哥伸手多牛啊,抓不抓到他都難講勒。」

「我會尊重他的選擇。」即使知道胖子看不到,我仍翻了個白眼。

 我會尊重他所做的決定,即便他最後的決定不是我。

 

 

悶油瓶依舊抬頭望向遠方,不知是看著湖面,還是正盯著白雪。

我看見他被風吹起的頭髮,黑色髮絲與點點白雪形成強烈對比。

他仍年輕如初。

 

我一直覺得人生很長,好歹也有七、八十年的光陰等著我去蹉跎。但似乎任何信仰、定律,只要一碰上身旁的那人便會變的有所不同,甚至被撕毀至四分五裂。

「小哥,你…願意跟我一起去嗎?」我想了想又說,「十年過去了,我看開很多事,對所謂『真相』也不再執著。我想,是時候退休好好享受生活了。」

看悶油瓶不講話,我擠出笑容將菸蒂丟到雪地上踩熄。

「我跟胖子都知道張家人的體質,也許再過幾年我們就沒那體力陪你下斗。我不能強迫你做選擇,只是就算只有幾年的時間,也希望你能過著輕鬆點的生活,你好不容易才從青銅門裡出來呢!」

說的越多我的心情反而越沉重。是啊,能和悶油瓶一同生活的時間應該不多了。

「吳邪,我跟你一起去。」悶油瓶轉過頭來看我。

我愣了下,沒有回話。

他的雙手輕輕環繞我的肩膀,抱住我。

「這次,換我陪你走到最後。」

我將頭靠上悶油瓶肩窩,第一次在他面前哭了出來。

原來,我是那麼害怕與他分別。

 

 

「我們回家吧。」

冷靜下來後我站起來拍開身上積雪,餘光掃過腳邊的菸蒂。

「嗯。」小哥輕輕握住我的手。

我笑著回握。

 

似乎,是該戒菸了。

 

【傘修】盛夏光年

大家好,我是祈葉(≧∀≦)

這是前陣子投稿到傘修茶會的葉修生賀文

最近好忙現在才放上來@_@

第一次嘗試寫傘修文希望大家會喜歡~

 

→時間點大約是葉修遇到蘇沐秋的第二年

 

----------------------------------

 

葉修其實是知道的,他們倆一直都用著自己的方式,默默守護對方。

 

 

盛夏時分,深綠色的葉輕晃著短短身軀,同風玩耍。豔陽如頑皮孩童,快速衝進商店玻璃櫥窗,反射出幾道刺眼的虹,閃耀了所有未來。

 

「嗶嗶──嗶嗶──」

蘇沐秋半睡半醒間抬起左手按掉鬧鐘,拉起枕頭矇住整顆腦袋繼續睡。

二十分鐘後,他驚醒。

「沃草,都這時間了!阿修快起來!今天要去面交代練帳號卡。」他抹把臉慌亂起身,往衣櫃方向走去,順手把枕頭甩到葉修身上。

「唔……沐秋你吵啥啊……」葉修翻個身,把枕頭撥到一旁,依舊緊閉雙眼。

十分鐘後,葉修緩慢伸長手臂把鬧鐘抓到眼前看了看。

「媽蛋!蘇沐秋你怎麼不叫我!」他也瞬間清醒了。

「葉修大大我可叫了好多次,瞧你睡得像豬一樣,都叫不醒。」蘇沐秋翻了翻白眼,從衣櫃抽出一套衣褲往床上丟,「快換上,等會就出門了。」

葉修盯著自己雙手拿起的衣褲,想了想,挑釁的對蘇沐秋笑到。

「來比誰換得快吧?」

「何必呢?以你生活能力殘障導級,我還得思考怎麼放水才不會讓你輸太慘。」蘇沐秋勾起單邊嘴角。

「也不想想昨天競技場誰大獲全勝?」葉修走進浴室,將門掩上。

「不過幾場勝差罷,今晚絕對會贏你,別太囂張了!」

「呵呵,哥等著。」

 

蘇沐秋關起衣櫃,自旁邊放雜物的櫃子拿出一個白色的紙袋,準備將代練帳號卡收好,便看到蘇沐澄留下的小紙條:「哥哥我去上暑輔啦,中午放學」。

真乖巧,不愧是我的寶貝妹妹。

淺棕髮色少年露出如沐春風的笑容。

 

幾分鐘後,葉修換好衣服走到門旁,手裡拿著菸盒翻找著打火機。

「別在這兒抽菸,會讓家具染上菸味,沐澄不喜歡。」蘇沐秋皺起眉,將代練帳號卡扔進小紙袋裡,拍了下葉修肩膀,「要抽菸去外頭抽,出發吧。」

葉修抓起菸盒和打火機塞進口袋,快步踏出大門,故意大喊:「喲,蘇大大帶路!」

扎了扎眼,蘇沐秋看向葉修。

兩位少年不約而同大笑起來。

 

 

一黑一棕的短髮被迎面而來的熱風吹起,兩位少年並肩快步走著。斑駁牆面、叫賣攤販、嬉鬧孩童,隨著滴答時間闖入眼簾再離去。

「啊,沐澄喜歡的糖果就是在這兒買的,對吧?」看到對面紅木磚裝飾的商店,蘇沐秋突然想起。

「嗯,應該是這。」葉修瞇起眼望向店面的玻璃櫥窗,深紅色的背景,架起白色檯子,上頭擺滿了花花綠綠的糖果。

「不然我們兵分兩路吧,一人去買糖果,一人去面交?」太好了,沐澄看到糖果一定會很開心,蘇沐秋想著。

「行呀,糖果交給我,面交就給你負責啦,加油沐秋。」葉修叼著菸,拍拍蘇沐秋右肩。

「.......這筆帳我會記著。」蘇沐秋無奈拿出錢包,抽出幾張鈔票放到葉修手上。

「呵呵。」

「別買錯啦。」

 

糖果店離面交地點不遠,往前走一點再枴個彎就到了。蘇沐秋看到約定好的便利商店前站著三位流氓樣的男子,中間斜倚在機車上的人頂著一頭金髮雞冠頭,另外兩個人坐在便利商店的台階上。

「你們好,我是秋木蘇,請問你是”光芒萬丈”嗎?」蘇沐秋看了看四周,他們應該就是自己要找的人了,決定直接上前向金髮雞冠頭詢問。

「哦,你好。」雞冠頭像他點頭示意,並起身打量了下他。

「我是來面交你購買的滿等帳號卡。」蘇沐秋微笑說著。

身子單薄又獨自一人,這不佔個便宜還真是對不起自己啊,雞冠頭想著。

「小兄弟,看在我們一次買那麼多張卡上,打個折唄?」他朝蘇沐秋抬了抬下巴,歪歪的嘴痞笑著。

「抱歉,大家都賺辛苦錢的,沒辦法打折。」蘇沐秋露出完美公式笑容。

「帳號卡代練不過是種粗俗的工作,給你錢就該偷笑了。」聽見這回答,雞冠頭不屑的看著他。

「不二價。」蘇沐秋收起微笑,對方肯定是看他好欺負,想趁機殺價。想到最近葉修臉上因熬夜代練所留下的黑眼圈,蘇沐秋堅定的看著雞冠頭。

這可是葉修那麼努力的成果,怎麼能賤價賣出呢。

雞冠頭朝小弟使了個眼色,兩位青年立即上前架住蘇沐秋的雙手,雞冠頭輕步走向前,扯下被用力握緊在蘇沐秋手裡的白色紙袋。

「哈。」雞冠頭打開紙袋,抽出幾張帳號卡,故意舉到蘇沐秋眼前鬆開手,讓帳號卡掉落在地。

「這種激怒人的幼稚小把戲你也拿來玩?都不覺得丟臉嗎?」蘇沐秋盯著雞冠頭,眼神滿是不屑。

「搞清楚狀況,你現在可是個該下跪求饒的人啊!」雞冠頭因怕周遭路人圍觀而壓抑著怒氣,右手掌用力抓著蘇沐秋的下巴,低聲咆哮著。

蘇沐秋不去理會疼痛的下巴,只給他一個「你就是個不敢對我動手的膽小鬼啊」的眼神。

雞冠頭被他的輕視徹底激怒,抬手便是一拳往他右臉招呼去。

「唔!」一般人都覺得疼的力道,更別說是個阿宅體質的蘇沐秋,熱辣感襲上他的右頰,麻的似乎右腦也僵直了,但不管如何,他絕對不會讓人踐踏葉修的努力。

蘇沐秋動了動帶著幾絲血的嘴角,回以微笑,卻讓對方更加火大。

「大哥……」其中一位小弟突然插嘴道。

「你們別動手,我來就可以。」雞冠頭揮了揮手,那兩位小喽喽點了下頭,隨即抓緊蘇沐秋的手臂。

「我今天要讓這貨知道什麼叫做害怕!」雞冠頭咆哮完,就往蘇沐秋身上揍。雙手被抓住令他無法逃脫也無法反抗。

左臉、腹部、右臂……蘇沐秋數著被打傷的部位。

受到雞冠頭大吼的影響,周圍經過的路人逐漸停下腳步,悄聲談論是否該報警,但那兩位小弟眼神兇狠的一一掃視所有人,嚇的許多人只敢從遠處觀看,不敢上前阻止。

「蘇沐秋?」葉修買完甜食,慢步走過來,沒想到彎過轉角,便看到好友被人毆打。

「沐秋!,這是怎麼回事?發生了什麼事?」葉修急忙跑上前,奮力將雞冠頭推開,把蘇沐秋拉到自己身後。

雞冠頭拍了拍自己被推的肩膀,瞪著突然衝上前的葉修。

「遇到了不想付錢的客人呢。」蘇沐秋努力撐起身子。真糟糕,看來回去後好多地方都要瘀青了。

「買東西就好好付錢好嗎?仗著自己體能優勢毆打別人,都不會感到羞愧嗎?你們是要停手付錢,還是到警察局大喊冤枉?」看到蘇沐秋的傷,葉修的臉立刻黑了一半。

「你他媽、」雞冠頭話說到一半,便人打斷。

「搶人東西還打人,有沒有這麼不要臉啊!」一道年輕女性的聲音大聲說道。

「沒風度快滾回家啦!」一位男性說著。

看到葉修的闖入,原本遠遠旁觀的路人們漸漸走近想幫忙。第一個聲援響起後,第二個、第三個隨即爆發出來,現場呈現三個混混被眾人唾棄、指責的畫面。

雞冠頭和兩個小弟臉色轉白,他們雖然常鬥毆,但也止於小混混程度,當場遭受眾人與論攻擊明顯使他們受到不少壓力。

「……不要讓我再遇到你們。」雞冠頭看著蘇沐秋和葉修咬牙切齒說著,並從口袋掏出幾張鈔票大力扔到兩人面前。

等到他們騎車離開,葉修沉著臉攙扶掛彩的那人往回路走去。

兩人一路無話。 

 

 

 

「去那邊坐好。」回到家,葉修便翻出醫藥箱,要替蘇沐秋上藥。

「阿修,對不起。」蘇沐秋沒坐上椅子,反而拉住葉修的手臂,低頭道歉。

一路沉默的葉修瞬間爆發。

「你他媽是白癡嗎?對方有三個人,讓步一點不做死行嗎?」葉修大力甩開他的手,轉身對他大吼。

「我只是、不想別人踐踏你的努力。」蘇沐秋愣了一下,他沒想到葉修會這麼生氣,只能輕聲為自己辯護。

「……坐下,擦藥。」葉修嘆口氣,決定還是先處理傷口。

仔細檢查後,沒什麼嚴重的傷口,幾乎都是瘀青。

雖然葉修已經獨立生活兩年了,但是上藥這種事還是不怎麼熟練,擔心弄痛對方,只能動作緩慢的抹抹貼貼。

葉修覺得腦袋很混亂,他很氣蘇沐秋不懂得要保護自己,但更氣放他單獨去面交的自己。當葉修開始幫蘇沐秋臉上的傷口上藥時,他忽然開口。

「對不起,都是我害你跟沐澄的日子變得更辛苦。」

「阿修?」蘇沐秋愣住了,這實在不像平常自己所認識的葉修。

「是我擾亂你們的生活。」葉修停下擦藥的動作垂下手臂,側過臉說著。

「葉修,我不准你那麼想,而且與事實完全相反。」蘇沐秋拉起葉修的手,對他微微一笑,「你的加入為我跟沐澄帶來新的希望,生活不再那麼苦悶,也第一次讓我覺得,我是個孤兒是件值得慶幸的事。」

葉修依舊不發一語。

蘇沐秋靠了過來環抱住對方,並將臉埋進葉修頸邊。「今天讓你嚇到了對不起,笑一個吧?」

懷裡那人沒有回話,蘇沐秋也只是像哄孩子般,輕拍著他的背,靜靜等待。

「你先答應我下次不亂來?」冷靜一會,葉修微微推開蘇沐秋,看向他令人安心的淺棕色雙眼。

「好。」蘇沐秋溫柔微笑著回望葉修,不由自主的,蘇沐秋傾身吻上葉修的唇。

葉修呆住了,他感覺到蘇沐秋的唇在自己的唇上輕移,淺淺的,卻甜進心坎。

當蘇沐秋抬起頭結束這個輕吻後,兩人都笑了,笑的燦爛。而後,蘇沐秋的唇再次覆上葉修。

如同糖在空氣中化開般,舌尖的甜膩躁動著兩人,彷彿身陷濃稠糖漿,隨著交疊的雙唇越陷越深,臉上的紅暈緩緩淹沒彼此。

「沐秋,沐澄要回、來了。」

「嗯,再一個就好。」

「......嘴巴都破了不痛嗎?」

蘇沐秋露齒笑笑,望向對方那雙深黑眼眸,深吻下去。